欢迎访问本站!

首页八卦正文

USDT线上交易:ipfs算力出租(www.ipfs8.vip):饭圈阴谋:没钱别提爱,白嫖不算粉

admin2021-07-0354

近15%的“00后”每月为追星破费5000元以上。

2019年2月初的一个周日早晨,正在上初三的李婷(假名)打开爱奇艺,无意间刷到了选秀节目《青春有你》。在这之前,她偶然会在学习之余看看娱乐综艺,但基本都属于业余消遣。

不外,这一次她被某位明星的演出吸引,往后一发不能摒挡。

“第一次看我家爱豆(Idol,偶像)演出,就爱上了他。节目中的他人品好极了,对人有礼貌,唱歌还好听。看了节目后我在网上搜了他的资料,就停不下来了。”在接受《中国善士》采访时,李婷对偶像的恋慕依然溢于言表。

整个晚上,李婷浏览完爱豆的每一条微博,看了部门跟帖,还翻看之前他的所有节目、媒体采访,越看越喜欢。李婷形容自己像打了“鸡血”似的,以至于第二天上课全然不知道先生在讲什么。

她最先天天到爱豆的微博下签到,关注爱豆代言的每一款产物,天天去牢靠榜单投票。

“就是喜欢他,不求任何回报。”那段时间,她感受天天都过得很快、很充实、很开心。

一最先,李婷只是在精神上追星,但不久之后,在其他粉丝对“白嫖粉”义愤填膺的抨击之下,李婷逐渐地心生愧疚,无形中接受了人人的看法:真正爱他的人,都不会做“白嫖粉”。

所谓的“白嫖粉”,是饭圈的一种蔑称,是指“对喜欢的明星没有花过一分钱,又占用其他人资源的人”。

于是,当爱豆再次竞赛的时刻,她进入了一个“打投组”,这标志着她从“散粉小白”转型,正式进入饭圈。为爱豆争取更好的名次,有钱的粉丝会主攻专辑购置,成百上千地购入偶像的专辑;没有钱的粉丝,会从自己的生涯费里省吃俭用,“一天省10元,一个月就可以为爱豆花300元”。

家庭条件还算不错的李婷,从2019年最先为爱豆打投、买代言产物等等。这些钱有些是她从自己的生涯费省出来的,有些是想方想法以种种理由向怙恃索取而来。

李婷说,她和其他粉丝一起做的所有的事,就是想证实自己的爱豆粉丝多、影响力大。纵然自己也知道后援会“高层”有可能念头不纯,自己可能被行使,但仍然乐此不疲。

“一提起追星、饭圈,大多数人可能都市想到‘脑残'两个字,实在并不是这样。好比我,是给自己找到了精神寄托。”李婷云云注释着自己的追星行为。

无数个像李婷这样的粉丝,通过飞速生长的互联网组成了饭圈,使得追星不再是小我私人行为。现在,每个明星都有自己的后援会,后援会治理着大巨细小的官方粉丝群。

“偶像的脸面,靠粉丝的钱来撑”,当对偶像的爱被物质化之后,“饭圈”文化越走越偏,尤其是以为偶像应援的名义在粉丝中举行巨额集资,更是走到失控的边缘。这种趋势在近两年稀奇火爆的选秀节目中体现得最为淋漓尽致。

李婷完全没预推测,由于一起“倒牛奶”事宜,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爱豆介入的选秀节目,轰然坍毁了。

平台、资源和饭圈的同谋

近年来,网络选秀类节目的异军突起,大大加剧了“造星”速率,无论是经纪公司照样节目团队,都想以最快的速率打造最具有流量和爆点的明星、节目。

2018年,以《偶像演习生》为代表,开启了中国网络选秀元年,选秀节目直接动员了粉丝经济的飞速生长。数据显示,该节目冠名的某品牌通过绑定粉丝投票量的方式,线上销售额翻了500倍。而招揽热门选手入驻的某平台品牌认知度提升了148%,就连植入该节目的某P2P平台也在其播出时间获得了159万的新用户的下载和安装,整个品牌认知度提升了322%

“《偶像演习生》之以是能为客户带来实着实在的销量,是由于粉丝的销量能决议选手的去留和排名情形,甚至是可以决议生死和前途的。”这档节目的制作方如是说。

随后,腾讯推出了《缔造101》。住手最终决赛前,整体粉丝公然集资到达4453万元,加上未公然数目以及种种私人集资,预计跨越5000万元。据总决赛后不完全统计数据,4名训练生的集资总额跨越1000万元,排名前11名选手集资总额突破1亿元。

“但最终准确数据是个谜,谁也不知道集了若干,横竖数字很吓人。”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善士》。

在资源和平台的利益裹挟之下,在流量至上的导向之下,饭圈文化最先泛起畸形化倾向,不停挑战着执法和道德的底线。

5月初,一段“倒奶视频”在网络上曝光后,引发民众强烈指斥。视频中,事情职员将牛奶饮品拆开,剪下带有二维码的瓶盖为艺人投票后,直接将牛奶饮品倒进了河沟中。

爱奇艺网络综艺节目《青春有你3》,粉丝为了给偶像投票,购置赞助商奶制品,扫完瓶盖内的二维码后就将奶倒掉。

而就在几天前,《反食物虚耗法》刚坚贞刚烈式实行。凭证执法的划定,这种倒奶的行为,不仅突破了道德底线,而且已经组成了违法。

受事宜影响,即将进入决赛的涉事节目《青春有你3》被迫停播整理,而倒奶事宜也揭开了网络上如火如荼的选秀类节目集资黑洞。

“饮料品牌与选秀节目一沾边,选秀照样原来的选秀,饮品已不是早年的饮品。”某位明星后援会成员娜娜(假名)告诉《中国善士》,若是倒奶违法,那就是节目组、平台、资源方同谋的一场犯罪。

2005年,蒙牛旗下乳酸菌饮料酸酸乳通过冠名“超级女声”而大获乐成。“超级女声”作为海内选秀节目最早的实验,其投票的方式是:通过手机发送短信投票,一票一块钱,每个号码最多发15条。为了能投更多的票,粉丝自觉上街拉票,或者去运营商营业厅拉票。

彼时,蒙牛与《超级女声》的互助方式多数为代言或推广互助,包罗节目播出历程中插播广告、提供地广等户外营销资源;出道选手可以成为品牌代言人,延续品牌互助;除此之外,在“超女训练营”环节,只要购置酸酸乳就有时机介入。

蒙牛官方数据显示,通过一系列操作,2005年蒙牛的销售额直接从2004年的7亿元飙升到25亿元,酸酸乳乐成登上饮品界的头把交椅。

住手2016年8月31日,有跨越5000万人次扫描蒙牛酸酸乳超级二维码,超级币扫出15.4亿个,相关品牌销量自然也是远远跨越预期。

由此,“奶票”一词降生。2013届《中国最强音》、2016届《快乐女声》、湖南卫视的《声入人心》第一季、第二季等选秀节目均有蒙牛及旗下品牌的印迹。

这种新玩法不停被“发扬光大”,往后延续多年在选秀节目上屡试不爽。在《青春有你2》和《缔造营3》中,蒙牛推出了“真果粒青春福粒社”和“纯甄小蛮腰”官方小程序,将投票行为划分以助“粒”和“撑腰”命名,购置指定产物才可以获得投票时机。

面临这么大的商机,其他品牌饮品岂能作壁上观。2018年,农民山泉赞助爱奇艺的《偶像演习生》,只要在官方旗舰店购置一箱农民山泉维他命水或者自然水,粉丝就能获得48次分外投票权力,由此该品牌线上销售额翻了500倍。

多年来,爱奇艺、腾讯视频等平台一直把粉丝定位为“青春制作人”,粉丝通过投票,拥有偶像能否出道的决议权。显然,艺人能不能最终出道,其自身并非唯一决议因素,粉丝必须支出大量的时间和款项去助力。

,

AllbetGmaing手机版下载

USDT线上交易

U交所(www.usdt8.vip),全球頂尖的USDT場外擔保交易平臺。

欢迎进入AllbetGmaing手机版下载(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偶像自身的能力(艺术先天、相貌、气质等)就像是在学校课堂上学的器械,粉丝的助力就像课外补习班,别人都在加入种种补习班,你不去加入,一定成就比不外人家啊。”一位饭圈粉丝向《中国善士》注释道,“现在已经形成一种恶性竞争趋势。对于节目组、金主和平台来说,这种恶性竞争越猛烈越好。”

云云一来,“粉丝就是第一生产力”成为了颠扑不破的真理,这对于平台和赞助商都适用。选秀节目最大的优势就是艺人和粉丝的深度绑定,有粉丝就有销量,奶票、水票是赞助商快速回笼资金的最佳途径。

而大量的饮品在完成投票使命之后,就成为了负资产,直接倒掉是成本最小的处置方式。

“没钱别提爱”

若是不是这次倒奶事宜曝光,也许人们永远不知道,一档选秀节目会白白虚耗掉这么多牛奶,也不会知道饭圈集资云云疯狂。

“饭圈集资名义上是粉丝为爱发电,现实上是平台和商家在背后尚有所图,人人都知道,孩子、病人、粉丝的钱是最好赚的。”娜娜说。

2018年,《偶像演习生》就曾以粉丝集资超2000万元、决赛门票最高炒至1.8万元的新闻震惊了业界。

同年,腾讯的一档节目《缔造101》,又以跨越4000万元、险些翻倍的惊人数据,再次刷新粉丝集资金额纪录。凭证《缔造101》的投票规则,粉丝还可以在节目播出平台花钱买票――视频平台会员天天可为11名选手各投11票的条件下,一张30元的定制卡可分外为自己心仪的选手再投121票。

“没钱别提爱,白嫖不算粉”“你哥值得更好的”“一定要让哥哥的排名保持住,后面追得紧”“动着手指,你忍心他被冷笑吗” 这些话术直戳“真爱粉”的痛处,很容易上头。

“饭圈集资,就是通过明星后援会定下一定数额的众筹目的,然后开设众筹链接并在社交网络(如桃叭、OWhat、karolinazl等)上宣布,粉丝会将钱打入整体账号,再由后援会整体购置一些产物,送爱豆出道。”娜娜告诉《中国善士》。

从4月2日18点到24点,短短6个小时的时间,《青春有你3》选手罗一周的后援会集资到达了487万元,而另一位选手的后援会集资到达了477万元。这个节目平均每小时集资80万元,介入人数逾2.5万人,无论是金额照样介入人数,都远远逾越社会上大病求助的资金召募速率和规模。

近年来,饭圈集资在金额屡创新高的同时,也露出出诸多隐患。早在2018年的《缔造101》时期,就被曝出“吴宣仪家粉头卷了集资款喜提海景房”“孟美岐‘山支数据组’涉嫌诈骗数百万元”等;2019年,迪玛希粉丝后援会会长被爆卷款153.78万元跑路;《青春有你2》也传出“金子涵后援会价值300余万元的奶票着落不明”的新闻。

选秀节目组及平台规则的设置,为集资流动提供了自然的土壤。例如《缔造营2021》节目组设定的游戏规则是“为他发电”,并与资金挂钩。粉丝们可使用在这一渠道筹集而来的资金,购置节目冠名商纯甄酸奶,每买一瓶获一次“撑腰”时机,撑腰值越高,选手排名越靠前。

据娜娜先容,饭圈集资一样平常有三种方式:一是明星后援会为选秀节目支持的明星集资打投,包罗买奶票、水票;二是集资买偶像的产物(如专辑),目的是在短时间内把偶像的歌曲或者专辑买下往复冲榜;三是集资去购置应援商品。

从资金透明度的角度去看,第一、第二种方式对照公然透明,问题一样平常泛起在第三种集资。“一样平常应援会买的一些商品都没有发票,以是以次充好、虚报价钱已经成为了行业潜规则,只要不是卷款跑路,粉丝也不会太计算。”娜娜说。

饭圈集资的初衷是对支持艺人的情绪维系,想让他们在选秀节目中获得更好的排名,但后援会在实行历程中往往行使年轻人不成熟、容易被怂恿等特点,接纳极具怂恿性的传销式洗脑话术,诱导其出钱,甚至完不成众筹目的还会被责罚。

《中国善士》查看某位明星后援会宣布的宣传文案发现,这份饭圈文件划定,若是集资目的未杀青,将对粉丝作出责罚。其中一项处罚是强行要求每位后援会的粉丝拿出2.22元,以集资为偶像加大宣传力度。

记者发现,针对这项责罚措施,粉丝们在谈论区自动回应,起劲认可。

该后援会的一位成员在接受《中国善士》采访时示意,并不以为责罚措施有什么不妥:“除了让每人出两块多钱,其他的都是一些举手之劳的事情,再说两块多钱也就是意思一下,爱一小我私人一定是要支出的,停留在口头上那算什么?”

据民间机构智研咨询宣布的粉丝观察显示,粉丝岁数越小,越倾向于追逐偶像整体。跨越六成的“00后”粉丝追星工具为偶像整体;跨越25%的“00后”粉丝经常为偶像花钱,位列各岁数段粉丝第一;近15%的“00后”每月为追星破费5000元以上。

游走在执法边缘

随同着饭圈集资应援规模不停扩大,财政纠纷也日益增添。有粉丝坦言:“在缺少羁系的情形下,有几小我私人能做到对突然降临的几十、几百甚至上万万巨款不动心呢?”

现在,还没有相关执法律例对饭圈集资行为作出明确划定,饭圈集资成为一种“擦边球”行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粉头”向《中国善士》透露,现在饭圈对集资很郑重,在圈子里一样平常很少提“集资”这个词,粉丝们在网上中都用“橘子”“饺子”等谐音来取代。

“从执法的角度来看,粉丝集资投票,属于小我私人组织的消费性子,目的只是为了给偶像应援,不属于投资行为,不存在收益,也不会引发金融系统风险,不属于非法集资。”非法集资案件研究者、广东穗江状师事务所状师刘功武对《中国善士》剖析,“集资为偶像应援更像是同伙娶亲随份子钱。”

而对于应援集资平台而言,他们在《用户协议里》就撇清了执法责任。如OWhat平台的《应援支持者协议》显示:应援仅为提议人和支持者之间,配合完成的行为,与OWhat平台无关,平台纰谬项目真实性作出任何答应。使用OWhat平台发生的执法结果,由提议人与支持者自行肩负。

刘功武示意,虽然饭圈集资很难认定为“非法”,但若是发生应援会或粉头携款跑路或挪用资金、做假账(应援产物显著高于市场价)、利益运送等行为,建议粉丝们向公安机关报案。

随着“饭圈”不停爆出负面新闻,针对近期个体综艺选秀节目引发的“集资打投”“倒奶事宜”等乱象,行业内部也加大了整治力度。

2020年,银保监会宣布的《关于小心网络平台诱导太过借贷的风险提醒》指出,有的未成年人、青少年在网络平台乞贷后,给明星打榜、集资、包场、送“粉丝应援礼”“借贷追星”征象伸张。天下人大代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家事审讯庭庭长陈海仪也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在校学生互联网金融借贷案大部门是因粉丝应援等追星行为发生。这份超出自己能力的“爱”已经影响到了学生小我私人的发展,有些时刻甚至会给家庭造成意外的繁重肩负。

2021年2月5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宣布《演出行业演艺职员从业自律治理设施(试行)》,明确划定了演艺职员应当自觉遵守的从业规范。

5月8日,网信办部署开展2021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再次指出要规范明星及其背后机构、官方粉丝团的行为,严肃袭击网络暴力以及网络粉丝群体非理性发声、应援等行为。

一些地方相关部门也出台响应划定,如5月10日,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印发《关于进一步增强网络综艺节目治理事情的通知》,要求严酷治理调控选秀类网络综艺节目。节目中不得设置“花钱买投票”环节,严禁刻意指导、激励网民接纳购物、充会员等物质化手段为选手投票。严禁任何机构和小我私人以“花钱买票”“集资打投”等形式举行数据造假,滋扰节目选拔。

随后,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宣布通告,将针对商业集资以及收受粉丝集资财物的行为启动评议程序,而且将惩戒面向粉丝集资和收受粉丝集资财物的演艺职员及其所属经纪机构或事情室。

见证了《青春有你》的坍塌历程,李婷也看到了饭圈的无序和一些人的贪心个性,她决议退出饭圈,重新做一名快乐的“散粉”,继续关注爱豆的一切。

“有时刻那些后援会高层对粉丝的洗脑真的挺恐怖的。实在做一个散粉就好,从爱豆身上学到一些起劲的器械就好,万万不要混饭圈。”李婷说。

她回忆了一下,从2018年到现在,自己不知不觉花在打投上的钱已经靠近10万元。

图片泉源:cnsphoto、视觉中国、IC、视频截图

图片编辑:张旭

网友评论